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企业文化 >

为什么《你好,李焕英》能反超《唐人街探案3》

返回列表发布时间:2021/04/18

  晚会电影还是缺乏后劲
 
  春节档过去一多半,局势出现了逆转。
 
  积压了一年的《唐人街探案3》原本被视为头号种子选手。大年初一,其斩获了10亿以上票房,总票房预测一度超过62亿人民币,大有冲破《战狼2》创下的国产电影票房纪录之势。其它对手,则被远远甩在了后面。
 
  但随着时间发展,到了大年初四,《你好,李焕英》的单日票房和上座率渐渐反超了《唐人街探案3》。初五,前者的口碑、排片、上座率、单日票房、总票房预测等指标更是全面压制了后者。截至发稿,《唐人街探案3》累计票房34亿,总预测票房45亿;《你好,李焕英》累计票房24亿,总预测票房52.30亿。贾玲已然成为中国影史票房最高女导演。
 
  此消彼长,情况变得耐人寻味起来。
 
  贺岁片的特点
 
  影片感情源自人物关系,所表达无非是亲情、爱情、友情三种。主题再拔高一点,或为了表现社会问题,或为了歌颂民族国家大义,或为了宣扬某种理念,但落到细部,还是需以这三种感情作为变化的基础。
 
  而但凡美好的感情,都有其对立面。亲情的对立面是束缚和控制;爱情的对立面是误会、背叛、阶级差异和失去生命;友情的对立面则是由于理念不同导致的分道扬镳。就一般规律,一部电影要做到成功,就要将其中某种情感挖到极致。而将情感挖到极致,就必须同时突出正面和负面的部分。
 
  《泰坦尼克号》《天若有情》《阿郎的故事》等经典影片,都是通过悲剧来反衬某种情感的珍贵。尽管感人,但放到春节并不合适,因为观众对贺岁片的要求,往往与普通影片不尽相同。
 
  春节既是阖家团圆的日子,也是新旧交替的中点。人们的某些欲望会在潜意识中放大,好的全想要,坏的全回避——电影如果这么拍,当然不符合艺术创作规律,甚至不符合现实,但在春节时却又显得很正常。
 
  徐皓峰曾在《香港贺岁片:民众心理与后现代文化的双重范本》中总结道,香港人一到过年就变得传统,对喜庆气氛的需求近乎苛刻。常为听一句“恭喜发财”而打断电影情节的正常发展,观众也不会要求情节完整。贺岁片的这种特殊的观赏方式,已经脱离了艺术本身的规律,只能用传播学来解释。
 
  简单来说,为了在新年讨个好彩头,必要时可以牺牲影片结构和情感深度。
 
  以周星驰1999年的贺岁片《喜剧之王》为例,全篇五分之四的篇幅都在抒发小人物的苦闷和悲凉,可到了结尾,主角突然铲除反派,成了英雄,然后在小舞台上齐齐向观众作揖,高呼“恭喜发财”,气氛与影片前半部分全然不搭——这种处理,显然是为顺应观众对“喜气”的要求而被迫为之。
 
  也有平衡得较自然的作品,如冯小刚的贺岁片。冯小刚早年许多电影取材自王朔的小说。王朔之于中国,类似大卫·塞林格之于美国,多数作品表达都市青年的郁郁心情。1997年底的贺岁片《甲方乙方》就改编自《顽主》,主旨是一群失败者通过虚幻的方式寻求梦想,全片萦绕着一股阴郁情绪。结尾处,来一段“1997年过去了,我很怀念它”的感慨,就权当贺岁了。
 
  新年,既是对未来的展望,也是对过去的惜别。周星驰和冯小刚借回忆过去而展望未来,的确也符合中国传统思想中的“物极必反”、“分久必合”、“少阳生于老阴”等哲学理念。但只有身负过人才华的导演才能将阴郁和喜悦调和得恰到好处,否则没拿捏好分寸,一阴到底,闷过了头,大概率要将票房搞砸。
 
  与之相对,更为保险的做法,是将全部情感都弱化简化,规避沉重,发扬轻松。这是早年许多香港贺岁片中更常见的操作方式,如《追女仔》《追男仔》《东成西就》《花田喜事》《富贵逼人》等。更典型的例子是成龙的贺岁片,被打者往往不见血,也无生命危险,只是‍蒙脸捂裆滚地惨呼,令观众大笑捧腹。


站内信息搜索

官方微信

Copyright © 织梦科技 Power by DedeCms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技术支持:织梦猫